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发表时间:2020-08-19         
 

  说是小山村,又却是一个很大的寨子,叫弄丘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有一百多户的人家。顺着一个缓坡鳞次栉比一家挨着一家,依次坐落在一大块大石板上面。故又称为坐在石板头上的阿昌人家。虽然比不上如今的青砖黛瓦白粉墙。不过大多还是一正两厢,古朴而整洁,有种悠久历史底蕴的古寨韵味。在寨子不同的方位长着大青树、龙宝树和菩提树,显得特别沧桑古老。

  寨子后面是敦厚圆润的靠山,有一大片麻栗树,都有一抱大小。夏天,麻栗树上的知了就像是比赛声音大小一般,那叫声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孩子们拿了长长的竹竿去打,玩得非常忘我。过年过节或红白喜事,看到有老人背了猪头圆鸡之类的上去祭献,赋予了一种森严神秘的色彩。靠山往背后连着的是一座更比一座高的山岭,又叫岭干,没有多少杂树,就是大片大片的山草,寨子人割了绾引火用的草团或去盖猪圈。缓平一点的地方就开垦成了山地,疏松的红土磊成一沟一沟的山药沟,种出来的山药(红薯)又大又光滑,驮了到腾冲囊木寨街去卖价格最好。岭干一支叠着一支,最后一直向上延伸到了最高的喇鹫蹦。 高耸挺拔,壮丽巍峨的喇鹫蹦,是阿昌族的母亲山。喇鹫蹦是阿昌人对这座山的称谓。站在喇鹫蹦山顶你定会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和山高人为峰的骄傲。远远近近的各种民族无数村村寨寨,都把喇鹫蹦当做起房盖屋正对着的高山,于是汉族人就把它叫做了向脑山。世世代代的弄丘人因拥有这座神山而倍感自豪。传说600多年前,明朝旅行家徐霞客就到过喇鹫蹦。他老人家登高望远,面对美丽山川,感慨万千,欣然记录下了遇到阿昌人时的情景。说阿昌人有自己的语言,有自己的穿着服饰,健硕而强壮,妇女嚼烟,汉语沟通不畅。房屋分楼上楼下,楼上住人,楼下养牲畜。 弄丘寨子的大山,逶迤连绵,大山里又有许多的田和地,各处都取了阿昌语的名字:奖框浪、舞鹫浪,弯岛滴、剖楼丹、呀耳丹等等。山峦间形成一些深深浅浅的山洼子,最有特点的要数是那个叫毛达卡郎的洼子了,这个洼子很深,而且很狭窄,越往下看越阴暗,从上面几乎看不到底,胆小一点的真会吓出病来的。毛达卡郎翻译成汉话,是上天的梯子,到现在我也还想不清楚洼子怎么又变成上天的梯子了? 寨子前面的梯田,一直延展到囊宋河边。每到金秋十月,微风吹拂,稻花飘香,波浪似的梯田一派风景如画的精致,带给这个对种植稻谷有着特殊感情的民族,无穷的幸福与快乐。囊宋河,就这个名称,汉族大哥有汉族大哥的解释,傣族大哥有傣族大哥的解释。那么阿昌人又怎么理解呢?其实非常简单,阿昌人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都有一个习惯,就是迁徙到哪里就用自己的族称命名驻地和河流,囊宋,就是浪速的变音,浪速又是阿昌族过去自己称呼自己的族称,由此囊宋河就是浪速河,也就是阿昌河。 雨季,囊宋河河水很大,横冲直闯的,发出隆隆的声响,给寂静的大山增添了不少的热闹。河水浑浊,鱼就往河边跑。记得小时候,披着蓑衣守双季稻田。就用了粪箕在河边去撮,还撮到了不少的小花鱼。说起这种小花鱼很是名贵,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捕鼠专家曹大妈带给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就是这种小花鱼。干天的囊宋河清澈见底,河水转弯的地方形成很急很深的转水塘,放学了孩子们就迫不及待的往转水塘跑,打着精屁股尽情地嬉戏玩耍,度过那美好灿烂的童年时光。我的“狗爬式”游泳姿势就在那里学会的。 学校是个四合院,五个年级是齐了的,只是每个年级的学生都不多,有的只是几个人。那棵大红杨子树,就在学校前面,特别高特别大而且特别直。学校和长树的地方,不在一个平台上,大红杨子树在隔了一条路的大坎坎下面,笔直的大坎坎比学校矮下去了一丈多。因为这棵大红杨子树实在是太高了,树冠还是比学校厢房高出来一大截。到了冬季,树叶几乎掉光了,结了小拇指头大的果实就一串一串的显露在枝头上。 小梁老师很年轻,才从师范学校毕业分到这里,年轻帅气,与孩子们玩的非常好,可以说是孩子们最最喜欢的老师了,是名副其实的“小人头子”。学校厢房的二楼是我们的教室,土墙也就打到了二楼高两三尺的样子,还是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的,土基被我们抹得没有了棱角。黑板几乎是裸靠在空荡荡的中柱上,恰好遮住了我们看大红杨子树的视线。小梁老师经常在黑板上写了几道算术题让我们算着,或者写几个拼音字母让我们读着。可他自己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大红杨子树,其实我们也一样的歪着头盯着那棵大红杨子树,而且比他还上心。 当太阳暖暖和和的照在大红杨子树上时,一群一群的高丽冠也热热闹闹的飞来享受美味了。小梁老师,右手朝背后轻轻的一举,手指头做个弹琴的动作,示意我们安静!于是,大家都屏住了气,聚精会神的看着小梁老师。小梁老师把示意我们的右手插入裤篼迅速掏出一个石子,放在弹弓皮里,大拇指和食指捏紧,举起左手的弹弓叉,左右手配合,用力拉长黄果浆带,右手晃来晃去,好一会,终于,右手猛地往后使了一下劲,捏紧的大拇指和食指松开,石子射了出去! 一个倒霉的高丽冠从树上掉了下来,我们不管不顾争先恐后的跑下楼去,跑出校门,跑到树下,去寻找那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高丽冠。那种开心的味道后来再后来再再后来也就没有过了。每当遇到小梁老师,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段时光来。也会联想到他教给我的拼音,现在玩手机打电脑每天一时也离不开了呀!

责任编辑:

芒市党政

更多>>
中共芒市委
芒市人大
芒市政府
芒市政协
芒市微信公众号"微美芒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