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6-11-15         作者:李红卫 杨帮庆
 

  在城市间行走多了的人,便向往一种闲适怡然的意境,向往一份漫不经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初夏时节的阵雨,总是毫无预兆地涌上心头,或一瞬而过,或经久不散。如果您向往,那就到芒市的勐戛镇来吧。到这里,您将会在遗失的记忆里,搜索到一张泛黄的照片,在流淌过的时光中,寻觅到一曲梦中的歌谣。

  ——题记

  喜欢勐戛,不仅仅因为三十多年前,我用一声啼哭划破小镇的上空来到世间,也不仅仅因为它是我工作的地方,而是因为它的美丽和奇特。整个小镇,映入我眼帘的,是如诗如画的淡墨山水,回旋在耳畔的,是婉约亲昵的音韵词句。

  悠悠古韵

  我对勐戛的牵挂是剪不断理还乱,并不因为时常能呆在这个地方而厌倦。

  相反,外出不到一周,想回勐戛的愿望就益发强烈,仿佛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结,不断在心头缠绕。

  从芒市城区到勐戛,路程不算太远,三十二公里的路程,但由于心情比较迫切,一个小时不到也显得特别漫长。当远远望见兽医站旁“勐戛人民欢迎您”几个大字时,竟有了舒心的感觉。

  车驶进镇里,在略显安静的街道上,远远可望到一条“三字”形的路穿过镇中心,往右转可到水库,左转一直往前,远可达三仙洞,近可去观音寺。

  勐戛镇政府,曾为金黄颜色三层楼建筑,大院四周,基本上都是瓦房建筑,飞檐翘角的屋顶,白色略带淡灰色的墙体,家家户户门上都帖着对联,别说帖对联有它的难度,你要是想在政府家属区找到一家上、下联出错误的还真是没有。大院内的路面,是加了十五个小横条,防雨季天路滑的水泥地板。而现在的面貌是,新的政府办公楼正在建设中,没有花坛,院里种着铁树,不是很多,可以数清楚种类,但因有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草儿做陪衬,给人的感觉也就韵味十足了。

  勐戛的巷子颇有特色,大多的巷子并不是平直的延伸而去,而是转弯抹角,甚至有的是爬坡上坎,有时以为已经走到尽头了,一转身,另一条巷子又铺展开来,颇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而二村的巷子,都依着河水走势而行,家家户户在小河旁的院里都种着杨李树,让人无论从何处看,感觉小镇都是绿树相拥,碧水环绕。巷子与巷子间环环相连,玲珑有致,幽静而又灵动,秀美而又具有意趣。大多数人家的大门都不会与小巷平行或垂直,正所谓是“歪门斜道”。据说这种建筑风格有风水的讲究,是富贵之相,还能“财不露白”。

  四周被山环绕,依山势错落而建的小镇,除了拥有青山拥翠碧水流,粉墙黛瓦掩重楼的韵味之外,还具有志得意满的无限风光。古诗有云:“年少初登第,皇都得意回。”十年寒窗苦读书,一举成名天下扬,这是古代秀才举人们一生的梦想。而今,勐戛镇外出的学子,在长长的赴考之路,散落离愁别绪跋涉之苦后,不少已为天之娇子,成为不负众望的大学生。

  山水有清音

  若说勐戛是一幅古朴苍劲的山水画,那么,勐戛的小白龙水库就是一首清新淡雅的抒情诗。

  依山而卧的水库,远远望去,青山绿水,楼台倒影,恰似一泓秋水,半江渔火。到了水库,你能真正感受到小镇的灵气,感受到青山的妩媚和水的温柔。虽照影时未见凤摆尾,临波时未见龙抬头。但望两岸的青山在云遮雾罩中若隐若现,心中会升腾起空灵的神秘之感。用竹木捆绑起来做成的竹扒支撑在水中,划着竹扒缓缓的行驶在水库中,让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这时,极目望去,但见翠树流碧,苍松翠柏,重重叠幛,密密层层,连绵不绝。青山绿影如画,倒映在水中,被轻波扰动,舒缓的晃开来,复又还原。水库的水清澈,碧绿如蓝。不由的想起白居易有诗云:“春来江水绿如蓝。”这四季如一的绿色,绿出了千种风情,万般神韵。

  人们习惯了赋予每一处景致一个传说,而传说总是离不开爱情。如果说,水库也有爱情传说,我道真的希望是鸳鸯或者是蛇娘子之类的温馨恬淡,缠缠绵绵,让凡尘俗事皆在红尘之外。人们就叹“只羡鸳鸯不羡仙”,尚为单身女子且善感的我自然也如此。

  静静的坐在坝堤上,看竹扒驶过,山映在水面的倒影被划开,竹扒过后,倒影回归水面,如初。我不由的感叹,山影与水的爱情竟是如此简单,却又如此坚贞,任千次万次的破碎分离,终能不问缘由,不谈过往,不离不弃的合二为一,完整而又完美。在没有人同情爱情的社会里,这一幕让我产生许多暇想。想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的凄绝,想水中如孔雀般栩栩如生的画面何时开屏,想它是否在等待远方的情人,还是在守候一段属于自己的梦想?

  望林风天籁与鸟飞鱼游相与和鸣。青山不墨,却泼洒了一幅幅画卷,绿水无弦,却弹拔了相思曲。山在动,水也在动,而人随景动,景随心移。真正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了。

  悠长的心音

  在芒市,勐戛也算得上是宗教佛文化的旋涡,而观音寺就是这个旋涡的中心。佛的宗教奇观以及色彩斑斓的多元文化凝在观音寺上,成为勐戛民间文化的缩影。

  观音寺,绵延了民间多年来的文化,它既幻如仙境,又伸手可抚。山水写就的历史和留下的遗迹体现了地域民俗的淳朴与厚重,乡土建筑中体现着浓郁的民间气味。每一寸草木,每一句诗咏都荟萃着独特的人文精华。整座寺耸立在郁郁葱葱的绿树间。重楼危殿,飞檐峭壁,悬在山崖上,参差错落,层叠而起;寺庙殿祠、楼台亭阁依山,凌空摩崖,宛如空灵境界。

  弥勒殿立于一进门的楼阁上,门楣上题的字是形飘逸出尘,颇具仙家风范。相对别的禅院的梵音阵阵,青烟冉冉,弥勒殿给人的感觉十分轻松愉快,弥勒的笑容让你能舒缓心境,似乎也沾染了些许笑的灵气。玉皇阁为最高楼层,平时不对外开放。穿过一道小门,往以岩石为楼板的石阶往上走方可看到。

  院内,古朴的窗雕门饰,石刻檐绘,栩栩如生。尤其是绘画等手法,刻上形态各异的飞禽走兽,简直是巧夺天工,令人叹绝。而雕栏画阁,红墙碧瓦,即有佛寺的建筑风格,又具园林建筑的韵味,雄浑的禅院隐在树影婆娑、绿树含烟中。游客虔诚的参拜,佛像却沉默无语,只任钟罄鼓点拔着香客的祈愿与惶惑。在这里,生命的富贵荣衰,轮回过往,均在袅袅香烟里渐渐飘散。

  离开观音寺,时时山穷水尽,处处柳暗花时,隐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留连其中,听风声,听鸟语,时间仿佛都静止了,情感似乎也停止了流动,而实际上,一切都在前行,一切都在变化。或许,佛的本意就是在错综复杂的现象中悟出最简单平实的世间真谛。

  世外桃源

  陶渊明的一篇《桃花源记》,让人们知道了凡尘俗世之外还有一个桃源仙境,那个武陵人的奇遇,成为了千百年来读书人遥远的梦。在勐戛,也有一个被称为“世外桃源”的地方,就是三仙洞。

  到达三仙洞,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山涧奔流,而是峡谷峭壁,丛林叠翠。洞口的石碑上,“三仙洞”几个泼墨的大字分明醒目。三仙洞据说是因狐、鹤、猴三仙而得名,也因此传说而成为充满神秘和梦幻的景区。

  勐戛人重视文化的程度可从洞外的建筑来诠释。亭台楼阁风格各异,相互映衬,分而有之,合而享之,与悬崖、古木、藤萝、岩畔、溶洞浑然天成,丝毫没有突兀离奇之感,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进入洞中,满眼是钟乳和石笋。陈允先生就有诗言“钟乳高悬,晶莹华丽,石笋成林映眼帘”。这些钟乳和石笋是由洞顶的水滴落,待底下的石灰质逐渐堆积起来,越堆越高时而形成的一个个直立的笋状柱体。洞内的石笋与钟乳上下相对,日久天长,钟乳和石笋连接起来,便可形成石柱。钟乳和石笋形状各异,有的像人,有的像动物。当您看够了这一切时,您还可以到茶花园休息。呆在茶花园里,山风清凉怡人,阳光从茶树的间隙洒下来,带着温柔的暖意。这温柔的暖意无不向游人诉说着三仙洞经过了繁华到落漠的过程。

  节假日,游三仙洞,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其实挺悠闲自得。

  作者简介:李红卫,女,傣族,80后,芒市作协副主席,现供职于某机关。在《女人坊》《情人坊》《德宏文艺》《德宏团结报》《芒市》等报刊、杂志发表都市情感小说、散文300余篇。代表作有《古镇绝恋》《发现云南户撒—高黎贡山余脉那些活着的文化》《我熟悉的德宏村庄》《走近勐戛》《夏天一定来过》等。

责任编辑:

芒市党政

更多>>
中共芒市委
芒市人大
芒市政府
芒市政协
芒市微信公众号"微美芒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