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初心故事】老兵晋禄鸿
发表时间:2019-11-07         
 

  晋禄鸿是一位70多年前曾浴血奋战的老兵,家里堆满了纪念章。拥有如此的赫赫战功,人们为他喝彩和欢呼,但他的笑容却非常沉重……

  晋禄鸿于1924年3月出生在河南省济源市,1946年5月志愿参军,同年6月补至太岳4分区王屋独立一团二营四连任战士,1946年12月随部队调至山西省沁水县大寨村,编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八纵队二十二旅六十六团营四连任战士,同年5月任六十六团二营四连文书,同年7月1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任六十六团营四连文化干事,同年11月11日转为正式党员。1949年2月,部队整编后任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十四军四十一师一二二团政治处组织工作员。1951年2月任一二二团政治处组织干事。1952年4月任一二二团三营七连政治指导员,同年9月调任四十一师政治部干部科副营级干部助理员。1955年5月调昆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速成中学任学员,同年6月予大尉军衔。1957年4月调任一二三团三营政治副教导员,同年8月汉口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高级步校学习。1959年调任一二二团团直政治协理员正营职副营级17级干部。1963年6月转业到潞西县组织部任副部长兼管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1965年5月调任财贸政治部副部长。1982年2月,调任潞西县城建局任副局长(16级干部),1985年光荣离休。

  晋老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了,大家要好好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不要再提那些打打杀杀的事了。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他才给我们讲述了参加淮海战役的一些往事。

  1948年11月,黄维东进的消息传到了西柏坡,已经预感到危险的毛泽东立即命令刘伯承和邓小平的中原野战军不分昼夜地前进,追击黄维的12兵团,阻止他进入激战中的淮海战场。接到命令的中野官兵,在中原大地的风雨中与国民党的重装兵团展开了一场马拉松式的竞赛。一边是破衣烂枪,只靠两条腿赶路,没有后勤补给的解放军部队,一边是汽车、坦克、大炮和身着美式武装的国民党军队。中野凭借熟悉的地形,赶上了被沼泽和烂泥纠缠的黄维兵团。刘伯承和邓小平从大别山来到中原,准备在豫西城区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第一仗是由10旅负责第三次解放洛阳,22旅在大东庄堵击支援洛阳之敌。此次战斗堵住了敌人2个师、1个炮兵团,一营长郭海朝、副营长郭太祥光荣牺牲,晋老的亲密战友高怀堂阵亡,由于战争异常激烈,部队损失相当大。战前留下了45名连排干部,晋老也在其中。豫西平原的战场上,22旅66团的任务是消灭内乡之敌,其友邻部队负责解决镇平、邓县、绿山之敌。国民党由南阳出来15军、三个师追击中野,66团二营负责诱敌深入,一直追到扶牛山坡角才停止。敌人已经顺利装到刘伯承战略部署的口袋战术里了,然而,由于敌我实力过于悬殊,官兵们每分每秒都在流血,扎口袋的部队人力太少口袋没有扎紧,让敌人跑了。战斗结束后,刘伯承给我们部队讲话,他右手扶着拐棍走路,并有陈庚将军陪着,和蔼可亲、笑容满面,表扬我们22旅是一个艰苦部队、英雄部队、能打胜仗的部队,鼓励继续发扬我军的英勇顽强的战斗风格。豫西地区物质丰富,是养兵的好地方,而后党中央意图要打过长江去,华野副司令员粟裕将军向中央建议:在中原地区再歼灭敌人几个师,然后过长江。党中央采纳了这个意见。此时,敌人也准备集中有生力量向以徐州作为中心的山东、河南两省的解放区进攻。陈谢部队由洛河进军,到徐庄附近,部队发棉衣,准备粮食路过黄汛区(当时国民党在华言口将黄河扒开,使8个县人民受灾),通过黄汛区共耗时2天1夜,在行军途中接到命令,阻击夹沟火车站的敌人。

  晋老回忆道:淮海战役中,我们22旅在查玉升师长率领下三个步兵团以急行军的速度前进,将夹沟火车站包围。敌邱清泉兵团长期疲于奔命,相当疲劳,团营都是分散的,而且都是野营睡觉,毫无战斗准备,这给我军提供了有利的战斗条件。我们3个团集中火力猛烈向敌人射击,大部分敌人被打死,少部分逃跑,缴获敌人3门山炮和大部分枪支弹药,用来武装我军。完成了阻击任务之后,我很荣幸见到了军事天才邓小平。利用这个时间,我军组织第二套干部以及调整各班排的党员,加强战斗力,使每个党员在战斗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迎接新的战斗任务。22旅2营渡过淮河时,敌人火力射击十分猛烈,5连指导员杜英负伤。在平原的土地上作战,敌人每天有3至5架飞机往返在天空投弹,都是美制的重型炸弹,对我军危害相当大,敌人每次有2至3辆坦克向我军进攻,火力猛烈、炮火连天,火药味辛辣刺鼻、房屋着火、墙壁倒塌,犹如天崩地裂般,让坦克打步兵,让我们有来无回,对我军的战斗力和伤亡很大。敌人没吃的,就杀战马当饭吃。敌人的坦克没有油料,开不动了,每天反冲击,放催泪弹。我们和敌军对峙的时间比较长,主要原因是:补充兵员调整干部;寻找准备冲锋出发地战壕时机;挑选准备坚强的突击队。当第一发榴弹炮落到敌人前沿时,全体指战员知道炮兵来到了,全歼敌人的机会来了。由于连日来一直打胜战,战士们士气高昂,榴弹炮将沈庄打平了,我军22旅3个团蜂拥而上,全歼沈庄之敌。部队回到徐庄休息,清洁个人卫生、改善生活、准备再战。3天之后,传来捷报:1948年12月5日,善于出奇制胜的刘伯承下令围歼黄维兵团,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双堆集杨庄发起冲击,黄维兵团几乎陷入绝境。敌12兵团调整了部署:各部以房屋为核心,以地堡为骨干,依托坚固工事,夜晚坚持抗击,白天则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突袭反攻,一切都在显示,这支被围困的部队拼命了,战斗打得异常艰辛。由于部队长途跋涉,后勤辎重未能跟上,当时,吃的粮食由河南山东两省供给。在激烈的战斗中,不仅弹药消耗巨大,粮食又告急,战士们把红薯和麦种都吃光了,每天都在流血却得不到支撑体力的食物,只能饿着肚子上阵拼杀。最终,我军克服万难,全歼黄维、邱清泉、李延年、黄百韬、孙元良5个兵团。战斗结束后,我们66团二营全体指战员战地视察,看到的是沈庄战壕内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的景象。教导员姚志连说,这是我们老大哥某某纵队前赴后继、浴血奋战、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英雄部队,他们将长眠于此……每当回忆起这些片段,我都是揪心地疼。告诫后代子孙:避免战争,一定要珍视今天的和平。

  (芒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天义(右)到晋禄鸿(左)家中采访)

  经过65天的艰苦战斗,解放军以60万军队对抗国民党的80万军队,却最终以伤亡13.6万人的代价歼灭了国民党军55.5万人。毛泽东称赞说:淮海战役打得好,好比一锅夹生饭,还没有完全煮熟,硬是被你们一口一口地吃下去了。淮海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获全胜。部队驻到洛河宋集、张庄地区,总结淮海战役的战斗经历及战斗成绩中,晋禄鸿被授予一等功。毛主席说,淮海战役的胜利,将把中国的解放提前3年。带着这个喜悦的答案,晋老跟部队继续开拔到一个个战场。

  1950年2月,晋老随部队到达腾冲,随三营解放太平街,枪毙了罪恶累累、民愤极大的土匪头子李新和,为民除害,稳定边疆,为人民政权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跟着七连剿匪,每到一个村寨,都不忘发动群众,将党和政府对边疆民族的各项政策宣传到基层走过的每一个村落。战士们打扫卫生,实行满缸运动,深受群众的拥护。他们还依靠群众、军民结合、开展剿匪,在芒允、小辛街、昔马、小平原、葫芦口等围剿杨永汉、史庆勋两股土匪,在木瓜寨全歼杨永汉50多名土匪。由于七连在边疆多次执行兄弟民族各项政策并有特殊贡献,经师党委批准,被授予模范连队称号。

  晋老一生参加过无数的战役,大的有华北战役、西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华中南战役、大西南战役,1955年被国家授予解放奖章。

  硝烟远去,岁月安然。战争给我们留下了惨痛的记忆,也留下了英雄。我们无法忘记战争,忘记死亡与毁灭,更不能、不应忘记战争中的英雄们,是他们结束了战争,停止了毁灭,为后人开辟了新的天地。我们在铭记英雄功勋的同时,更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

责任编辑:

芒市党政

更多>>
中共芒市委
芒市人大
芒市政府
芒市政协
芒市微信公众号"微美芒市"